快速建站 .維護簡單

你以為小黃車要“黃”?  NO 是為重生

發表時間:2018-06-05 09:11


“小黃車快‘黃’了!”

小黃車.jpg

6月4日,虎嗅網以此為標題發布稿件稱,近日ofo正遭遇資金鏈緊張、總部大規模裁員、高管離職等困境。


隨后,ofo聯合創始人于信在朋友圈發文回應傳聞,稱媒體報道為“無稽之談”。

小黃車1.jpg



然而,于信的“反擊”似乎并沒有取得多大成效,外界仍在紛紛猜測:ofo最終的結局是倒向阿里,還是滴滴?


艾媒咨詢首席分析師張毅向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表示,ofo做減法,并不意味著運營不下去,也可能是意識到管理并不需要這么多人員。投身阿里或滴滴都不是必然結果,如果ofo自身能夠造血,控制好成本,未必要歸屬哪家巨頭。


面臨生死關頭?


在哈羅單車由阿里扶持,摩拜單車被美團收購后,ofo如何“站隊”至今尚未明朗。


2017年下半年,在阿里的幫助下,哈羅單車在共享單車競爭的后半場異軍突起,在三四線城市站穩腳跟后,又開始向一二線城市擴張。


在ofo和摩拜均陷入融資困境時,哈羅單車卻順利進行了多輪融資。6月1日,哈羅單車宣布獲得包括螞蟻金服旗下上海云鑫等投資方共20.6億元的投資。本次增資后,上海云鑫在哈羅單車的持股比例提升至36.7%,鞏固了其第一大股東的地位。


在一個多月前,摩拜也和美團簽署了全資收購協議。


至此,共享單車第一梯隊中只剩下ofo還在搖擺。雖然曾接受過來自滴滴和阿里的投資,外界也大多認為ofo最終不是臣服于阿里,就是倒向滴滴,但在多輪較量中,ofo自己顯然是更希望獨立發展。


在遭遇資金問題及被曝出大規模裁員后,沒有巨頭靠山的ofo,被外界視為已步入生死存亡的階段。


共享單車的競爭,究竟是獨角獸之間的競爭,還是巨頭的博弈?在外界看來,創業公司最終都難免“站隊”巨頭陣營,但有了巨頭的庇護,并不代表高枕無憂。


張毅認為,共享單車企業在資金鏈方面均面臨挑戰,阿里雖然名氣大,但作為上市公司,也不能無限投入看似見不到底的共享單車行業中;美團本身也是一家創業公司,且未來要上市,在自身壓力巨大的情況下,能夠給摩拜投入多少,也是問題。


“目前來看,ofo的行業地位沒有改變,其單車覆蓋最廣,用戶觸發概率也最高。”張毅稱。


移動大數據監測平臺Trustdata發布的《2018年Q1中國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分析報告》顯示, ofo的市場覆蓋率近52%,居行業第一位;摩拜的市場覆蓋率達49%,居第二位;哈羅單車居第三位,且與ofo、摩拜的差距較大。同時,ofo月度活躍用戶數增至1204萬,摩拜月活用戶數增至1157萬,哈羅單車月活用戶數增至255萬,在這方面ofo也屬領先。

小黃車2.jpg

開啟自救模式


在巨頭之間為獨立掙扎的ofo,近期開啟了自救模式。


目前,ofo推出了車身廣告和App開屏廣告,通過向B端售賣廣告的方式尋求變現。


此外,ofo縮小其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動的城市范圍,可以使用信用免押的城市從原來的25個減到了5個,目前僅上海、杭州、廣州、深圳和廈門的ofo用戶可以使用信用免押。


張毅認為,ofo采取的行動是共享單車回歸正常商業模式的動作。在過去,共享單車遭受各方壓力和行業競爭,不停補貼讓用戶免費騎行,導致投入和收入失衡,現在市場回歸理性,向正常的商業運營方向回歸,接下來共享單車的競爭不再是拼資本,而是看誰能夠把收入和成本合理平衡。


2018年春節后,共享單車企業紛紛取消免費騎行和低至一兩元的月卡,摩拜和ofo相繼恢復了20元/月的原價。


此外,ofo推出了95元充余額免押模式,在月卡外還推出了“4元7次暢行”、“8元14次暢行”的次卡。目前來看,騎行收費和廣告業務或將成為ofo的主要收入來源。


在尋找變現途徑的同時,節省成本也是ofo的自救方式之一。虎嗅網稱,ofo裁員涉及到其全部業務條線,其中80人的供應鏈團隊將裁員至32人。

你以為小黃車要“黃”?  NO 是為重生



手機端二維碼

關注微信公眾號

服務熱線:028-67876665

凌穹建站:18080141144

凌穹建站:18123392128

郵 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地 址:成都市高新西區天目路保利新天地12棟2-423 號


成都育車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

圖文展示

  關注微信公眾號

在線客服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

網站手機版

 工作時間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 聯系方式
售前咨詢:18080141144
售后服務:028-67876665